保山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至尊神武 第五百三十三章 天坑魔兽

发布时间:2019-10-12 20:12:20 编辑:笔名

至尊神武 第五百三十三章 天坑魔兽

“大师兄……”

焦子轩正想説句感谢的话,陈恒却挥了挥手,示意他先别开口,同时凝神注目,灵识全面释放,感应着四周。

“吱吱吱……”

焦子轩刚刚静下来,便听到四周响起一连串的怪叫声,这种声音酷似老鼠,而且数量极大,从声音分辨,起码有数百只类似的生物埋伏四周,只是不仅肉眼看不到,他已经将灵识释放出去了,却依旧没能看到任何生物。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疾!”

就在这时,陈恒猛地低喝一声,一阵刺目耀眼的金光从他右手手心处升腾而起,将真武玉剑剑身映得满是金色,宛如金子做成的一般。

真武玉剑上光芒大放,将周围也映得通亮。

佛力扩散,无尽魔气仿佛碰到天敌一般,迅速向后收缩。

魔气退去,金光逼近,所过之处,光线大亮,地面漆黑的焦土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原本空无一物的空间,此时在魔气退散之后,却是突然露出了无数身形。

“这是魔兽?”

看到周围那些身影,焦子轩忍不住骇然色变。

陈恒也微微有些动容,仔细一看,这些外貌都与老鼠相差不多,只是体形要大了不少,几乎每一只都有两尺来长,长嘴下面露出了森然的牙齿,凶睛毕露。

这些老鼠身上都有着若有若无的魔气,明显是因为魔气侵蚀而产生的变异,称之为魔兽倒也无可厚非。

在金光照耀下,这些魔鼠显得很是忌惮,吱声怪叫,却又不甘心就此离去。

陈恒的佛气与这些魔气彼此克制,在层次上却又无法力压一筹,自然也就做不到让这些魔鼠望而逃遁了。

所以,迟疑了一会儿之后,心中的**还是战胜了惧意,仗着数量庞大,那些魔鼠当即发出一阵阵怪叫,向着陈恒二人直扑而来。

数百数量一起冲过来,犹如遮天蔽日一般,焦子轩第一时间就乱了,抬手几个剑招就扔了过去,可惜却没劈中几个。

“沉住气,这些只是寻常家鼠!”

陈恒低喝一声,手心注入佛力,真武玉剑轻挥,一道剑气过去,当即斩杀十数头魔鼠。

这些魔鼠被剑气直接劈成两半,根本连有效的抵挡都没有,吱的一声就被分尸了,被魔气侵蚀后,变成绿色的血液洒满地面,也让焦子轩微微回过神来。

试探着以普通剑招应对,果真能够轻松劈退魔鼠,虽然不如陈恒那么干净利落,但应付起来也是颇为轻松。

当然,他的实力毕竟较低,又没有佛力伴身,一剑劈过去,只能将那些魔鼠逼退,却无数形成有效的杀伤。

但这对于焦子轩来説已经足够了,试探了几剑之后,他顿时精神一振,剑招也逐渐平稳下来。

只不过这些魔鼠的速度着实太快,数量又多,让焦子轩有些应接不暇,所幸旁边还有陈恒帮忙,倒也不至于让他受伤。

“大师兄的反应跟洞察力还真厉害,一听到声音,立刻就知道被包围了,刚看清楚这些东西的样子,就知道它们只是寻常生物,我什么时候才能练到他这样的本事!”

一边抵抗着魔鼠攻击,焦子轩也在暗暗观察陈恒的出手方式,尽量学习。

在他的观察中,只见陈恒每次出手都只是平平无奇,却又干净利落,每次剑落之处,正好都是那些魔鼠的必经之处。

剑式容易学,但这份毒辣的眼光,以及沉着的气势,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不过,看到陈恒的样子,焦子轩也是明白了,在这种危险的环境下,陈恒是为了尽量节省体力与灵力,对付这些普通实力的魔鼠,若无必要,最好只用简单的方法对付就行了。

那些魔鼠在陈恒手中,犹如砍瓜切菜一般简单,而且几乎没浪费他一丝力气,虽然数量众多,不过片刻功夫,就全部死在他手里。

焦子轩只是抵挡了一会儿,却连一只魔鼠都没杀到。

“你的天赋其实还是很不错的,若能多在外面历练一些时日,定能成为我真武剑宗一名不错的弟子!”

砍完魔鼠之后,对于周围一片狼藉,充满血腥的场面,陈恒视而不见,反而向焦子轩微微一笑道。

刚才焦子轩的反应都被他看在眼里,从一开始的紧张,到后来对他的观察,之后慢慢冷静下来,沉着应对,并没有随便浪费力气去攻击魔鼠,足以让陈恒刮目相看了。

焦子轩确实是个好苗子,若能好好培养,日后肯定会有不xiǎo的成就,陈恒猜想,或许是以前一直没有实战的机会,所以对方才会在坊市中临阵怯场。

数百只魔鼠的尸体七凌八落,到处都是绿色的血液,浓郁的血腥味蔓延,让焦子轩脸色发白。

不过听到陈恒对他的认可,焦子轩还是觉得很兴奋,开口道:“能与大师兄并肩作战,是子轩的荣幸。大师兄,若可以的话,子轩愿意经常聆听您的教诲。”

短短两天时间,让他对陈恒有了很深的了解,只是了解得越多,他便越发现自己并不了解大师兄。

在他眼里,陈恒比这里的天坑更加深不可测,随随便便崭露出的冰山一角,已经足够让他学习很久了,若真能时常听到他的教诲,焦子轩相信,日后他的修为一定能一日千里的。

陈恒自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却是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微微一笑,道:“先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再説吧!”

他并不是一个甘于安定的人,时常要东奔西跑,就连大美女菱悦诗的请求他都没答应,又怎么可能直接答应焦子轩呢。

当然,若是在能力范围之内的帮忙,陈恒还是很乐意的,他只是无法花太多时间在别人身上而已。

陈恒的婉拒,焦子轩自然听得出来,眼中闪过一丝可惜的神色,却也没怎么失望,只是觉得,能跟陈恒多学习一些,他便多一些收获。

“好了,我们继续向前走吧,若时间拖得太长,兴许那个大魔头就脱困了。”

陈恒拍了拍焦子轩肩膀,再次向前走去。

有了之前的教训,陈恒这次行走,直接释放着佛光开路,有这金光的照射,天坑内不仅亮如白昼,一切有可能出现的危险也都能被他提前感知到。

“刚才那些魔鼠看起来像是天坑中自然生成的邪魔妖物,其能力与这里的魔气息息相关,虽然战力不怎么样,不过那都是它们天生体格问题,至少在气息隐藏方面,却是相当厉害的。”

陈恒暗自琢磨着,若不是他有佛印在手,以佛光逼退魔气,那些魔鼠恐怕真得费他不少功夫。

别看刚才战斗持续时间不长,那是因为魔鼠现出原形的原因,如果陈恒在黑暗中对敌,以魔鼠那快逾闪电的速度

,即便是他都得束手束脚的。

刚才魔鼠明明就在周围,但他却一diǎn儿也感应不到,正因如此,此时陈恒才会直接释放着佛光探路。

“大师兄,您能确定那大魔头依旧在这天坑里面么?”

焦子轩紧跟在陈恒身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他这倒不是怀疑陈恒的判断力,只是觉得这地方如此之大,寻找起来可没那么容易,万一对方留下什么陷阱可就麻烦了。

陈恒没有回头,一边仔细感应周围有可能出现的情况,一边回答道:“这里的魔气相当浓郁,而且生生不息,但却又不是天然生成的,那它的来源就只有两个可能性。”

“其一,就是大魔头还在天坑内,与镇压它的禁制抗衡,并且取得了绝对上风,要不了多久就将破阵而出,所以才会有如此庞大的魔气逸散出来。”

“其二,在这天坑底下,有着某件强大的魔器,而且是拥有器灵的魔器,因此才能释放出这等魔气。”

焦子轩认真思考了一下,当即认同了陈恒的説法,因为除了这两种可能之外,他倒也想不出别的可能性。

若这里魔气是天然生成,绝不会如此浑浊,而且局限在这天坑之内。

再者説,能将这大魔头镇压在此处的人绝不可能是笨蛋,必然会寻找一个阳气旺盛,灵气充足之地来镇压了。

只是,即便只有陈恒説的那两种可能,却也不能保证就是第一个,焦子轩心中不解,当即问出声来。

陈恒依旧不紧不慢地道:“我并没否认第二种可能,只是,如果这里真的有那般强大的魔器,那大魔头就更不可能离开此地了,必然会想方设法得到再説。所以,你最好还是期望是第一种可能性吧。”

焦子轩心中一凛,这才明白他们现如今的处境,假若真的是第二种可能,那就是説,那个大魔头已经脱离了封印,之所以还留在这里,完全是为了某种魔器。

万年前的大魔头,镇压至今已经存活,足以证明其实力了,若再让他得到一种强大魔器,别説他们能否保得住性命,恐怕整个真武剑宗也不一定有人能与其抗衡了。

但事到如今,焦子轩确实只能按陈恒説的,最好期望是第一种可能性。

北京国仁医院咨询号码是多少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手术价格
北京国仁医院地址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收费贵吗
北京国仁医院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