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山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踏天争仙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暴躁邻居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9:01 编辑:笔名

踏天争仙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暴躁邻居

世界意志就像是被圈禁在蜂窝之中的蜜蜂,他们孤独的存在于自己的狭小的格子中,他们彼此相邻,却永远感受不到同类的气息。

而眼前的这面出现了一点漏洞的世界之墙,就成了他们之间彼此沟通的唯一的渠道,墙壁是冰冷的,但却使得一方世界的意志感受到了同类的温度。

“这堵墙究竟何别的墙有什么不同之处?”方荡伸手触摸这堵冰冷的墙壁,开口询问道。

“没什么不同!”

“我们研究这堵墙已经不知道多久了,或者说,我们的层次还不足以参悟透这堵墙的奥妙。”世界之墙另外一面的女子说道。

“你既然能够来到我的世界,那么就说明世界之间的隔阂是可以跨越的!”老者目光之中透出浓浓的兴奋来。

方荡忽然笑了起来道:“我想你们恐怕并不喜欢世界之间没有隔阂。”

老者还有世界之墙对面的女子此时没了声息,他们有着强大的领地概念,对于侵入者充满敌意,即便是眼前这个老者表面上笑呵呵的,其实方荡还是能够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的敌意,也正是因为如此,方荡见到他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告知对方自己很快就会离开。

这种敌意甚至不是老者主动发出的,是来自他的灵魂深处的,是不容侵犯的。

别看这两位世界意志隔着墙壁成为多年老友,一旦这个墙壁没有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可能骤然变化成为死敌。

虽然两位世界意志都想要打破这面墙,但实际上,这面墙不仅仅是囚笼,更是平衡的保护者。

世界有了边际才是最稳定的状态,一旦两个世界之间没有了这堵墙,那么这两个世界之间将会发生怎么样的争斗?一场争斗下来,或许两个世界就都灭亡了,就算不灭亡,两个世界中的一切也将化为灰烬。

一个繁荣的世界构建起来或许需要数千年数万年,但要想将其毁灭,只需要一刹那而已。

方荡也是在触摸到世界之墙的一瞬间才生出这种明悟来。

这墙最大的作用不是分割,而是保护!

两位世界意志听到方荡的话语之后,尽皆没了言语。

他们期待能和外面的世界相遇,这是因为他们被困在原地太久了,但若真的突破了桎梏,叫两个世界的意志碰撞在一起,那么接下来的事情肯定不会是太和谐!

方荡微微闭上双目仔细感知着这面墙壁,许久之后,方荡收回了手掌,微微摇头:“我窥不破其中的奥妙!”

老者感叹道:“我们已经研究这堵墙不知道有多久了,你若是摸一摸就搞清楚了,那我们这两个老家伙未免太无用了!”

“你才老!”对面传来女子的暴躁吼声。

方荡笑着点了点头,随后问老者道:“你不是还有几个老朋友么?也就是说,还有别的世界之墙能够传声?”

老者点了点头,随后跟对面的女子告别道:“我去那个老家伙那边转转!”

世界之墙另外一边却没了动静。

老者带着方荡循墙游走,脚步停在了千万里之外的地方。

老者轻轻叩击这面世界之墙。

对面没有动静,老者一笑道:“这家伙要多招呼几声才会出来!”

说着老者开始不停地敲墙,敲得方荡都有些烦了的时候,对面终于有了回应,不过比起之前的那个暴躁的女子来,这个家伙更加烦躁,几乎是怒吼着咆哮道:“别来烦我!”

老者尴尬的笑了笑道:“这个家伙就这样。”

方荡心中不由得暗暗叹息,这老者估计是最烦人的家伙了,每一个世界意志都讨厌他!

尤其是老者那敲墙锲而不舍的精神,着实烦人!

听声音对面应该是一个男子,声音粗豪愤怒。

“我带了个朋友来看你。”老者对这世界之墙说道。

“狗屁朋友,你也配有朋友?”对面的声音很粗,对老者充满蔑视。

方荡为了缓解尴尬,开口道:“我对其他的世界意志非常感兴趣,所以才想来见见前辈。”

虽然隔着世界之墙,但对面的那个世界意志还是靠着声音就只能判断出方荡也是一位世界意志,毕竟只有世界意志的声音才能穿透世界之墙,其他的声音都不可能穿透世界之墙

对面的声音沉寂了片刻,随后骂道:“老混蛋,你现在知道换了花招来糊弄我?一个人装两个人很有趣么?”

老者闻言也瞬间暴怒起来:“小狗骗你!”

“你就是小狗!”

方荡在旁边听着觉得自己难受极了,看来成为一方世界的意志并不是进化,还很有可能是一种退化!

这也就是隔着一堵世界之墙,要是没有这堵墙,这两个家伙非得咬起来。从这里也能看出这堵世界之墙的重要性。

方荡此时开口道:“两位,不要再吵了。我对于一方世界的意志并不太了解,我有个问题想要问问两位,你们能看得到自己么?”

对面的那暴躁男子听到方荡的话语,惊道:“你不是那混账家伙假装出来的?”

老者重重的闷哼一声道:“当然不是,我有病啊,专门装个旁人跑来骗你?”

眼见两人又要吵起来,方荡连忙道:“两位,还是先回答我的问题,我能看到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唯独看不到我自己,你们两个也是如此么?”

方荡进入其他的世界之中,为的就是搞清楚自己和其他世界意志的不同之处。

两位世界意志这才停止了争吵。

暴躁的男子此时似乎也变得冷静了不少,缓缓言道:“看不到但也看得到,我们就是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是我们,就如人们无法看到自己的思维一样,我们的肉身就是世界,我们是这个世界上的一道念头,虽然无影无踪,但我们确实存在。”

方荡双目微微一亮,这个暴躁男子的思路其实相当清晰,这个回答相当有说服力。

老者也点了点头道:“不错,应该是这个道理。”

光是得到这么一个说法,方荡就觉得自己这一趟没有白来,这些世界意志已经不知道生活了多少岁月,他们对于自己对于世界的认识要远远超越方荡,对方的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不知道是思考了多少岁月才得来的认知。

方荡继续问道:“那么身为世界意志,难道就要一直存在于世界之中,无法走出这个世界么?”

世界之墙后面又道:“当然不是,凡是存在都有上升的可能,古神打造了这诸多世界,你见过那样生命只能被困在一个状态不可超越的?就算是石头都有可能生出神魂变成神明,如我们这样的存在又怎么可能永远被禁锢一地?”

方荡双目微微一亮,问道:“如何才能更进一步?更进一步的后面是什么?”

世界之墙后面传来一阵哈哈大笑的声音,随后那声音道:“你问我,我那里知道?我要是知道的话,我现在早就不会被困在这一个个的小格子中了,这些都是我无聊的时候自己瞎猜的!”

老者此时也道:“你别听他瞎说,这家伙每日里胡思乱想,脑袋都已经坏掉了,前段时间还将自己的世界中的一切全部毁灭,说什么一切尽归混沌,结果呢,现在又开始重建世界,吃饱了撑的!”

对面传来暴躁的声音:“你这老家伙好到哪里,至少我还在思考些什么,你呢,你在做什么,天天除了吃面就是吃面,你的脑袋里面全都是面条!”

方荡伸手揉了揉额头,这两个家伙吵闹的时候声音异常之大,尤其是世界之前后面那个情绪暴躁的家伙,隔着世界之墙,声音都如同雷鸣般震耳欲聋!

“小子,我劝你不要和这个老家伙在一起,这老家伙会天天敲你的墙,敲到你应答为止,我生而不死,但早晚被这个家伙给生生烦死!”

方荡现在有些明白老者的两个邻居都脾气如此暴躁的原因了。

能够给自己找乐子活下去的存在并不多,因为大部分人都充满苦恼,另外两位世界意志想必就陷于各种各样的苦恼中不可自拔,这个时候,有这么一个每天无忧无虑的家伙天天敲你的墙,不停地敲你的墙,想必只要有点意识都会变得烦躁起来吧!

这两位身受其害啊!

眼瞅着两人争吵要升级,方荡只好再次打断两人问道:“如果我想见古神郑的话,有什么办法没有?如果是神明的话,只要修行足够,终究能够去古神郑的世界,但作为一方世界的意志,却好似被困在这里,无缘见到古神郑。”

争吵的声音停了下来,世界之墙后面传来声音道:“你见古神干什么?见到他又能如何?你是嫌自己寿命太久,想要去找死么?”

衢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湛江治疗癫痫病费用
黑河治疗龟头炎方法
衢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湛江治疗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