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山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电影剧本】猪婆孕事

发布时间:2019-09-14 09:01:59 编辑:笔名
摘要:青竹县斑竹乡界岭上居住的张大婶喂养的母猪下了8只本地劣种黑毛猪崽,她感到很奇怪,便到乡生猪良种站去追问技术员梁中,为什么收了良种白毛猪的 成交 费,而她的母猪产下的却是本地劣种黑毛猪?!梁中说是张大婶的母猪在发情期间已经与本地劣种黑毛猪交配过了 【内容提要】青竹县斑竹乡界岭上居住的张大婶喂养的母猪,下了8只本地劣种黑毛猪崽,她感到很奇怪,便到乡生猪良种站去追问技术员梁中,为什么收了良种白毛猪的“成交”费,而她的母猪产下的却是本地劣种黑毛猪?!梁中说,是张大婶的母猪在发情期间,已经与本地劣种黑毛猪交配过了。张大婶认为梁中言之有理,很自然就想到了,是与自己家紧邻罗二叔猪圈里公猪所为;虽然黑毛劣种猪崽子在市场上仅售20元钱一只,良种白毛猪崽子则是80元钱一只,但是张大婶鉴于两家人世代和睦相处,就不便开口要罗二叔赔偿8只猪崽子的经济损失;可张大婶的媳妇李丽却说,受了损失应该得到赔偿,就要求罗二叔家赔偿。但是,罗二叔家则按照农村传统习惯,要张大婶家按照每只猪崽子一斗包谷或相等价值,给予公猪的营养补偿;于是,两家为此相持不下,都说自己有道理.。最后不得不对簿公堂……该剧生活气息浓郁,农村特色鲜明,别剧情趣.。突现了深山新一代农民市场经济意识的增强和法制观念的觉醒——
时间:当代。
地点:鄂西北边陲深山清竹县斑竹乡。
人物与基本性格:
张大婶,59岁,农民;〔基本性格:邻里和为贵,委屈想求全。〕
罗二叔,58岁,农民;〔基本性格:嘴巴刻薄俏皮,性格倔强爽朗。〕
罗二婶,56岁,农民;〔基本性格:随方就圆,丈夫之言为准。〕
李丽,25岁,张大婶的儿媳妇:〔基本性格:泼辣大方,言行干练,具备现代青年农民气质。〕
梁中, 6岁,男,乡生猪良种站技术员;〔基本性格:有点学究味道,说话认真严肃。〕
〔次要人物性格略。〕
罗年仁,40岁,男,乡法庭法官。
袁琴,27岁,女,乡法庭书记员。
杨正中,男,律师:
胡蝉,女,律师;
法庭旁听人员若干

1、野外
《空山鸟语》二胡曲悠扬——环视,掠影,崇山峻岭绵延,茫茫苍苍的楚长城遗址山脊上,青松,翠柏,茂林,修竹,藤蔓,摇曳野花……城墙遗址上的一段,是张、罗两家连着山墙的房舍全景。

2、房舍后院
房舍后院是相连的两家猪圈,猪圈外围是石头垒砌,隔开两家猪圈的,是粗糙的木版栅栏。
左边猪圈里,一头公猪在闲转悠着。
右边猪圈里的,一头大肚子母猪,则步履艰难地哼哼着。
张大婶提一桶猪食前来,对母猪说话:“哟,你个猪婆婆莫紧哼哼啊,我知道你马上要当‘月母子’了呢。看我给你弄好吃的来了,给你补身子,添营养,让你生下胖胖的良种白猪娃儿呢。哟,说你要当‘月母子’呢,看你这样子,是马上就要生了。我得叫人来帮忙——”

、罗二叔家客堂
罗二叔与罗二婶,正用印刷精美的包装盒,包装自产的木耳、香菇。
罗二叔:“今年的木耳啊,长得真厚实,肉巴巴的。这香菌也是长得个头匀称,很瓷实。卖上三、四十元一斤的好价钱,没有问题啊。”
罗二婶:“可不就是巴连不得能卖个好价钱,多积攒些钱,好给儿子娶媳妇不是?”
罗二叔:“你啊,做梦都在娶儿媳妇。媳妇还没有进们呢,就盼望抱孙子啊。哈哈!”
罗二婶:“如今说媳妇啊,可不像从前三媒六证的,也不像从前,还要谈过来谈过去地谈,叫做谈恋爱,找对象。如今啊,我听说在报纸上发个征婚广告,写个电话号码,兴许就跑来一大群姑娘呢。”
罗二叔:“是啊,我说那对象的说法,也该改改了,叫作对号———对上号就成了。再说,抱孙子也不作难,几多女娃子都是托着大肚子结婚呢。那后山梁家女子,还在读中专呢,就不知道和谁对上号了,还‘那个’了,已经怀身大肚的了呢……”
罗二婶:“唉,你这张刻薄嘴可莫乱说啊,到底不是啥光彩事情啊。我们这一辈人啊,看不惯。再说,如今女娃子做那些事情,也不会丢人现眼的,都有法子遮掩呢。”
罗二叔:“从前哪,出了那样的事情,叫冒失,如今叫作‘时髦’。想做那事情就有安全套。万一不上你那个套,电视上那大小医院,都会做三分钟无疼人流广告。一那个流,就没事了。就不生了。”
张大婶慌忙跑过来:“生了!生了?快过来帮忙。”
罗二婶:“谁生了?是你才过门俩月的新媳妇要生了?”
张大婶:“不是。不是。你说哪里话哟。”
罗二叔:“要是你媳妇生啊,我可不好意思过去帮忙。要是你生啊,我还可以帮一下子忙的呢。”
张大婶:“莫款玩笑话哟,是我家的母猪要生了。”
罗二叔:“呵呵,那我先恭喜你发财!”
罗二婶:“走,过去看看——”
罗二叔对张大婶:“耽误了我们包装木耳香菌的工夫,你得包工钱啊?”
张大婶用手拽一下自己的眉毛:“包你个眉毛眼前(钱)。”
罗二叔:“你管我们老两口子晌午饭总可以吧?”
张大婶:“可以。让你和母猪一起加餐!”
罗二婶:“你们两个的嘴巴啊,见面就打官司,说不穷。快走,快走——”
三人一同出门。

4、张大婶家
张大婶家客堂后的“半坡水”厨房里,支有拐子小石磨。李丽正朝磨底下放大木盆。
张大婶对罗二叔:“你呀,快给我操起磨拐子推豆浆,让你侄媳妇喂磨——李丽啊,来朝磨窟眼喂黄豆——二婶子跟我到后边去照看母猪——”
张大婶与罗二婶出了厨房后门。李丽手捧豆盆,拿把椅子紧挨磨架子坐下。罗二叔操起磨拐子,李丽用勺子“瓦”黄豆,朝磨窟眼里“喂”。可是,与罗二叔的拐动,总不能够协调,磨拐子时不时把勺子打飞。
罗二叔:“嗨呀,还读了高中的呢,连这样的简单的事情也做不好。这咋推得成?”
李丽:“读高中也不学这样的事情啊。我在家也不做这样的事情呢。啥时代了,还做这样的老古董事情。”
罗二叔:“我看你还是到深圳去,去我那当包头老板的侄子那里当太太去。”
李丽:“要不是他说娘一个人在家里面孤单,我才不稀罕在家里待呢。”
罗二叔:“李丽你莫嫌我嘴巴直爽啊,既然当媳妇了,这样的家务事情,还是要学着做的。”
李丽放下豆盆子:“我才不爱学这,谁愿意学就学去。二叔你有能耐,自己喂磨自己推磨啊。”
罗二叔:“这媳妇子,咋这样说话呢?好,好,我自己来,你去看母猪咋下猪娃吧——”
李丽进了自己的新房。
罗二叔就自己喂磨自己推起来。石磨吞进金黄,吐出洁白……

5、右边猪圈
母猪已经生出了8只黑毛小猪崽子(此情景如果知道哪里有母猪,恰好正在下猪仔,当然很好;如果没有这么巧合顺便的事,可以另想办法。比方可以做个道具小猪;演员可以背对观众表演)。罗二婶帮张大婶用布揩拭猪崽子。(如果没有这个方便条件,演员可以对着猪窝虚拟表演。)
罗二婶说:“小猪崽子啊,一满月就可以卖现钱了呢。哎,张嫂子你咋不高兴似的啊?”
张大婶:“哎,母猪下崽,本来是个来钱路子的事情,可是,我就犯糊涂了,高兴不起来。你说说,我这母猪是去乡良种站交配的白毛良种猪,怎么会产下本地黑毛劣种猪崽子呢?!”
罗二婶:“张嫂子啊,要是人呢,可以说个笑话,叫做养儿不像老子——当娘的心里明白。可是,这母猪的事情,咋弄得明白呢?我说啊,你去乡良种站找技术员梁中问问看——兴许啊,他们弄得清楚这猪崽子的老子(父亲)是谁呢。”
张大婶:“她二婶,你说的很在道理。你给我帮忙照看一下老母猪和小猪崽子,我这就去乡上找梁中的麻烦——”

6、蜿蜒的山坡公路上,山景画面旋转。
张大婶匆匆行走的身影。

7、良种交配站。
小镇掠影。
近推到悬挂有“斑竹乡生猪良种交配站”的标牌。
张大婶慌忙来到良种站前,边吆喝着“梁技术——梁技术员——”边走进院内。
梁中从后院子走来:“哟,是张大婶啊。我估计着你的母猪该生崽子了啊。”
张大婶:“生了。生了。不生我还不生气。可这一生呢,我就生了气。”
梁中:“呵呵,大婶子你这话我就听不明白了。要是母猪不生猪仔,那才叫气呢。你到底说说看,生啥气?”
张大婶:“我那母猪是来和你们良种站白毛猪交配的,可现在生下的,却是本地的黑毛劣种猪崽子——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咋回事情。难道这样的事情,也能像那考试场样的作弊啊?你得给我个说法!”
梁中很耐心地解释道:“大婶子啊,我们的良种白毛猪与你的母猪交配,繁殖生育的,绝对是白毛良种猪崽子,绝对不可能生出本地黑毛劣种猪崽子,这是科学。按照你现在所说的情况啊,一定是你的母猪来我们良种站交配的时候,就已经提前与本地某黑毛劣种公猪交配过了,这也是科学。打个不合适的比喻,有的姑娘在娘家就怀上了孩子,可一结婚呢,就非说怀上的是婆家的孩子。张大婶你也是生儿养女过来人啊,你仔细琢磨琢磨一下看——”
张大婶:“梁技术员你说的倒是啥科学啊,可是,我家只与罗二叔家是邻居,其他的村院,都在三、五里路程之外呢。不可能与别人家的公猪做那个事情啊……”
梁中:“我记得罗二叔家养的有公猪啊。”
张大婶:“是啊。”
梁中:“我听说罗二叔虽然嘴巴俏皮,但人的个性却很倔强。我们推广良种猪,他从来听不进去。说人老多少代,都喂养的是本地黑毛猪。他家现在的公猪——”
张大婶:“还是本地的黑毛劣种公猪。”
梁中:“这事情不就明白了吗?”
张大婶:“可是,我们两家的猪圈虽然是连着的,但猪圈中间隔的有栅栏啊。难道——”
梁中:“按照科学,我可以断定是罗二叔家公猪翻过猪圈,或者是拱断栅栏和你家的母猪做那个事情了——没有别的可能。科学就是科学,科学就是硬道理。”
张大婶:“你左一个科学,右一个道理。你这一说一分析啊,我心里还真开了窍。好了,这麻烦我不找你了。这件事情啊,既然是我的邻居家公猪做成的,哑巴畜生做的事情啊,我也不好找人算账不是?自己吃个亏算了。我刚才来那态度,你多包涵啊。我走了——”

8、张大婶后院猪圈
李丽正在用木瓢舀木桶里的豆渣喂母猪。
张大婶走进猪圈,认真观察,她发现两家猪圈中间的隔栏中段,有折断木板的空隙,折断的木板,倒向自己家的猪圈。
李丽:“妈,你看那栅栏做啥子啊?”
张大婶轻轻对李丽:“你过来看,这里的拦板断了两块,倒向我们这一边。证明罗二叔家的公猪,确实过栏来亲近过我们家的母猪。在我拉我们的母猪去良种站交配之前,就把我们家的母猪提前做那个事情了。我差一点冤枉了人家良种站的技术员啊。”
李丽:“妈,既然有这栅栏证明,确实是罗二叔家的公猪过来过——造成了我们家的母猪生了本地劣种猪崽子——这个事情你准备怎么办啊?”
张大婶:“我们这两家人啊,人老几多代,和睦得像一家人似的。还能怎么办呢?吃个闷心亏算了。可不要跟他们再提起这个茬口啊。”
李丽:“妈,你跟我进屋里来,我有话和你说——”

9、李丽新房里。
张大婶:“你神秘兮兮地喊我进屋来做啥子啊?”
李丽:“妈,我是想与你算一笔账。”
张大婶:“你和我算啥子账啊?”
李丽:“妈,市场上本地黑毛猪崽子,是多少钱一只?”
张大婶:“啊,你是说这个事情啊。现在啊,本地人一般都不愿意买本地的黑毛猪崽子。实在有人买呢,也就二、三十元钱一只。”
李丽:“那白毛良种猪崽子的价钱是——”
张大婶:“我们这里的白毛良种猪崽子的价钱好啊,起码是七、八十元钱一只呢。看今年这个猪肉价格上涨的行情啊,兴许就卖百十元钱一只呢。”
李丽:“好了,这笔帐目就很明白了不是?黑毛猪崽子就按三十元钱一只算帐——现在我们有八只黑毛猪崽子,三八是二百四十元钱;那么,按照八只白毛猪崽子算帐呢,每只就只说八十元钱吧,八八就是六百四十元钱——等于我们要吃四百元钱的亏呢。”
张大婶:“这个账啊,你不算我心里也明白。可是,我们这两家人,那是人老几多代的和睦相处,谁跟谁都没有红过脸呢。人啊,钱财是小事情,人面值千金啊。不可以为这几百元钱,把相互的关系弄僵了,早晚低头不见抬头见呢。”
李丽:“妈,我说啊,邻居相互和睦是一回事情;可市场经济意识,是另外一回事情…….”
张大婶:“啥子叫市场经济意识?”
李丽:“这个事情啊,一句话两句话,也给你说不明白——打个比方说吧,有一句俗话叫做,亲家是亲家,萝卜还是八毛钱一斤——这就是市场经济意识。”
张大婶:“你是说卖一斤萝卜,连亲家也不认了?”
李丽:“话也不是你那么样的说。亲家你到我家来做客,我给你办招待,那是不需要算帐的。可是,我今天进入市场卖萝卜,你是来买萝卜,那就是亲家是亲家,萝卜还是八毛钱一斤。”

共 12590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只与良种白毛公猪交配过的母猪,却产下了八只本地黑毛劣种猪崽,而且有良种猪配种站技术员的科学推论,从生殖科学角度来讲,张大婶家的母猪去本站与良种白毛公猪交配之前,已经提前与本地黑毛劣种公猪交配过了,所以才产下本地劣种黑毛猪崽子,又有罗二叔家的黑毛公猪拱断栅栏的图片为证,从而引发了一场赔偿纠纷,最终闹上法庭。事实上,张、罗二家世代友好,和睦相处,张大婶不想因此影响到自家与罗二叔家的近邻感情,可她的儿媳妇李丽,却坚持要以此案例来唤醒深山农民的市场经济意识和法律意识,坚持把罗二叔告上法庭,要求法庭判决罗二叔赔偿黑毛猪崽与白毛良种猪的市场差价400元。从法律的角度上讲,李丽做得很对,但从睦邻友好的角度上讲,李丽的做法似乎有些过分。本剧围绕邻友情和市场经济意识的矛盾,构思了一场精彩的话剧脚本,剧本矛盾突出,人物形象鲜明,台词富有个性,而且风趣幽默,极力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
1 楼 文友: 2016-07- 1 10: 2:18 《猪婆孕事》多磨蹭,几经周折才出笼,原因标点有讲究,看好国文忌英文。最好自然天生成,莫让编辑太劳神!
2 楼 文友: 2016-07- 1 11:17:51 猪婆孕事引发的市场经济纠纷,对唤醒山民的市场经济意识和法律意识,有着很好的教育意义与警示意义。欣赏佳作,问候三宽居士。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小孩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得了脑供血不足多久痊愈
拉肚子如何止泻效果好
腹泻拉水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