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山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道友记 第十二章 幽冥—四州龙凤

发布时间:2019-09-13 20:00:30 编辑:笔名

道友记 第十二章 幽冥—四州龙凤

俗话说,穷家富路。在家节俭一点倒也无妨,出门行走花银子就稍微阔气一点,可是徐风这次出门却是郁闷之极,提早做了预算,还是被大胃王吃穷了。

特别是后半段路程,每到一处繁华城镇,徐风就有一种土包子进城的感觉,这不敢买!那个钱不够!晚上做梦都是渴望捡到银子。

在徐风的人生经验里,从来没有缺钱的概念。别说是一个物理理论的发明了,就是大学的一次演讲都够自己挥霍个三年五载的。现在终于知道银子的美好与重要,于是开始郑重思考一个问题:修行与赚钱有必要同时进行。

当然了,如果修成大罗金仙,要银子肯定是没用的,即使小有所成,能够入当今皇帝的法眼,也是荣华富贵手到擒来。

但是在没有成神之前,银子好像更实在一点,看见美味的深海大龙虾不至于干流口水;不至于为了省下一两碎银子,顶着炎炎烈日奔波于茫茫戈壁。

徐风骨子里是一个享受型的少年,有条件不用,傻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享受!

徐风的认知中,最看不起的就是苦行僧一类的修行者,离群索居,以折磨自己为己任,搞得和这个世界苦大仇深一样。这样的修行也至少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这样的修行者不是天才,如果天才万法皆通,日进千里,用不着变着法的折磨自己;第二如果折磨自己就是修行,那么修行还有什么意义可言。徐风是一个科研人员,修行也是一种科研,获得感知,得到自由,徐风甚至隐隐希望搞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有朝一日能不能返回地球?

修行,好大的一个课题啊,如果放在地球,估计能得十几个诺贝尔奖吧。现在这个课题面前就只有自己一个人,没有团队,没有科研设备,更没有此刻望眼欲穿的启动资金。

胡思乱想间,终于快要到目的地了。

租船,即使是几丈长的乌篷船,至少也得六两银子,二人囊中羞涩,只得另图他策。徐风想办法与码头的货船商议再三,最终花了二两银子,登上一艘运粮的过路船。条件是:没事不能到甲板上溜达,只能待在船舱里,货仓。

这是一艘巨大的桅杆帆船,船上都是跑江湖贩运的汉子,微冷的秋风里也光着壮硕的臂膀,来回忙碌的归置货物,升帆调向。

船行两日,平安无事,渐渐逼近两界河口。

狭窄的货仓里,干草和苇子铺在仓板上,算是卧铺。徐风无事就拿出六叔公的龙首飞镖,瞄准仓底的立木练习,邦……邦……邦的声响有节凑的响起。

蒋辽这几天过着更加简单的生活,只有两件事:吃了睡,睡了吃。有时候还合并成一件事,边吃边睡。

船到两界河与幽冥湖口,天气晴好。

由于严重缺乏有效的娱乐活动,徐风快要在舱底闷出抑郁症了,给船夫讲了几个荤笑话,活跃气氛之后,被允许来到甲板之上。

徐风负手站在船头,怀着激动的心情,揣着对修行世界的美好向往,极目远眺,两只云燕在高空奋力的穿梭,天上白云点点,船中间,十余丈的桅杆上高高飘着一面大旗,旗帜边缘绣着金色的水纹,中间一个古朴的“善”字迎风招展。

………………

………………

数日前,千里之外的衡水。也有一个“善”字,这个“善”字不是印在旗上,而是秀在一个人的胸口。这人是个典型的土肥圆,满脸肥肉,身上一件极不合身的黑色褂子,显得更矮更肥,向着黄俊才一脸讨好的表情。

“少爷一百个放心,只要这厮上了我们善水帮的船,插翅难飞!”

哈哈……哈哈……黄俊才得意的大笑起来,好像立刻就看见徐风浮尸在两界河里,笑声中猛然转身,手中折扇停在半空,一脸狰狞道:“年关将至,货运忙碌,黄家让出整整十六条大船给你们善水堂免费使用,条件就是这厮的人头,袁主事好自掂量掂量!”

那袁主事脸上笑意更浓,心道真是天赐良机,得到这个机会,可是为堂主解决了大事,说不定,过完年自己就会荣升一级,到时候再把怡红院里的小红纳入房中,就是双喜临门啊!

袁主事带着夸耀的神色说道:“少爷放心,这艘船上不光有十几名得力帮众,还载着善水堂里的一个高阶供奉,可是货真价实修行者——中州龙凤沈一郞,少爷恐怕也有耳闻,传闻已经进入金石之境!

沈一郎是最近几年在中州名气最盛的天才少年。大夏帝国四大州郡,朔州,凉州,中州,徽州这数年间崛起一批少年修道天才,修为见识皆可称为人中龙凤,其中以四人为首,号称“四州龙凤”,这沈一郎就是中州郡最为杰出的天才。

沈一郎为人极其自负,一大爱好就是找年龄比他长的散修打架,胜了人家,好扬自己威名。散修没门没派,即使欺负了也没人撑腰,虽然心机低劣了一点,但关键是,能胜!也说明沈一郎却是有真本领的。

………………

两界河口,水域宽阔,滚滚河水形成一个扇面注入玄冥湖中,扇面的前端明显可以看到河水与湖水的分界,河水泛白,湖水泛黑,黑白水域区分十分明显,形成奇特的景观。

秋高气爽,万里无云,一艘大船平稳的驶入河口。

晨光初盛,斜斜的从甲板的缝隙间射进底部的货仓,形成一排排明暗交织的光柱,透过光柱可以看到无数细小微尘在缠绕飞舞,徐风闲适的靠在麻袋上,盯着光雾中的飞尘发呆。

货舱里光线倏然一暗,一道人影出现在徐风面前。江湖人做事,讲究简单直接,能一次击杀,绝不浪费无谓的争斗。凭空出现的人正是中州闻名的少年修士沈一郎。

沈一郎很年轻,真正是一个少年郎,儒生打扮

,面带微笑的看着徐风,好像不是来杀人,而是找好朋友聊天。

从这么少年出现在自己面前,徐风心中陡然升起一种警兆,感觉周遭无形的气场都以眼前的少年为中心重新排序,整个船舱更加低矮,而眼前的少年显得异常高大。

“修行者!”徐风心中震惊,各种思绪在脑中飞快的盘旋,瞬间明白了眼前的状况,表面上依然平静的盯着光柱中飞舞的尘埃。

在船舱现身时,沈一郎已经释放出修行者的气机,可是眼前的少年居然不为所动,要知道修行者释放出来的压力,如果加在没有悟道修行的常人身上,人的内心会有极大的惊惧,就像在噩梦初醒,就像被远处的箭矢遥遥瞄准。

徐风细细的感受着沈一郎释放出来的气机,像蜘蛛触摸着一根根的蛛,感受到无形却又隐隐有形的东西在自己周围飘荡。这是徐风第一次接触到修行者,生死之间的恐惧是有的,但又夹杂着一种好奇,这种感悟令徐风印象极其深刻。对他理解这个世界天地灵气与人体的关系来说,是一种难得的体悟。

沈一郎看着慵懒半躺的徐风,脸上笑容愈盛,慢声说道:“传闻圣王,观飞蛾振羽于晨曦,一朝悟道,成就无上神功,不知你小子从这光阴中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一个死人。”徐风指着斜斜的光柱道。

哈哈……沈一郎眼中精光大盛,笑道:“你看的没错!你就是那个死人!我承认,你是个有趣的人,我差点就喜欢上你了!不过你就要死了,你不会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用知道你的名字,这都是命。”

沈一郎下定了决心:“好了,已经啰嗦的够多了。”一把短剑出现在他的手里,猛然向着徐风斜斜挥出。

徐风立刻感到一道锋利冰刃夹杂着阴冷的寒风向自己袭来,沈一郎手中的剑气如寒冷的冰刀,如果斩在自己身上,估计要把自己生生切成两段!

小孩不消化是什么症状
宝宝脾虚怎么办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宝宝感冒发烧